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 > 廉政教育
父子身教
發布時間:2018-06-29

古訓有言:“養不教,父之過。”千百年來,一代又一代的父親們為了“無過”,付出了數不清的心血,或做家書,或懸家訓,或立家規,諄諄複諄諄,杜鵑啼血心,以期後人不負熱望。南北朝時期的崔劼不僅自己“清儉勤慎”,更是把畢生功夫用在對子女的言傳身教上。


   北齊時,權臣和士開主持朝政。他為了邀買人心,遂于朝臣中大施小恩小惠,而諸臣則就勢攀附,紛紛為子女謀求京城官職,一時,京城肥缺美差無不出自權門。此時,崔劼的兩個兒子崔拱、崔撝都在外地為官,他們在其父的嚴教下,都是懷有真才實學的青年翹楚,前程不可限量,可是遠離京城,那升遷的機會就少多了。


   然而,崔劼好像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,每天起早睡晚,兢兢業業,無怨無悔地為朝廷出力。崔劼的弟弟崔廓之心裡很是着急。據《北齊書·崔劼傳》記載,崔廓之勸哥哥:“拱、撝幸得不凡,何為不在省府之中、清華之所,而并出外藩,有損家代。”崔劼則回答道:“立身以來,恥以一言自達,今若進兒,與身何異。”意思是說,我自從做官以來,在朝廷上,隻要有一句話是為了我自己的私利而說的,我就會感到十分羞恥。如果我現在為了兒子去張嘴求人,那跟為自己謀私有何不同,我怎麼能這樣做呢?因此,他始終不肯為兒子的調動升遷說一句話。這種嘉言懿行,整個朝野為之歎服。


   對于功名利祿,崔劼視而不見,他似乎從來沒有想過這些唾手可得的“好事”,天生就沒長着“人往高處走”的那顆雄心,隻是一味地“鞠躬盡瘁,死而後已”,史稱其“少而清虛寡欲”。倘若崔劼也俗一次,低個頭,張個嘴,結果一定會像其弟所說的那樣如願以償。但這樣的如願,能如願一輩子嗎?能讓子子孫孫萬世如一地如願下去嗎?“貪欲”曆來被佛門視為“五毒”之首,于人于世危害甚巨。反之,無欲無求,自然寵辱不驚,“人到無求品自高”。心靜如水,淡然如菊,恥于自達,反而鴻運當頭,一路暢達。


   據《遺诏敕後主》記載,蜀漢皇帝劉備在臨終誡子時說:“惟賢惟德,能服于人。”崔劼一生恥于自達,也不屑于自達,更不願以這樣的自達來為兒子樹立起錯誤的人生标杆。他是真真正正地愛自己的兒子,用頂天立地的身影、紮紮實實的腳印和光明磊落的風範,為兒子書寫一生“惟賢惟德”的教科書。


   崔劼的言傳身教,猶如酷暑中的一縷清風,能夠令世人保持清醒。(馬軍)


©中共定州市紀律檢查委員會

定州市監察委員會

版權所有    冀ICP備10205951号-2